行業資訊   >   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   >   新聞正文

                                                短視領域頻重燃“戰火”

                                                來源: 北京日報 2018-06-06 報道
                                                短視頻領域又起“戰火”。5月18日,“抖音”發布的一則“文物戲精”H5視頻鏈接,在不到24個小時內被微信以“誘導分享”為名兩次屏蔽。同日,微信官方賬號“微信派”發布了“禁鏈公告”,由此包括快手、抖音、西瓜視頻等在內的眾多短視頻無法在微信中傳播。5月22日晚,“抖音”發布文章,對微信的做法大為吐槽,矛頭直指騰訊。6月1日,騰訊公告顯示,已將“今日頭條”“抖音”運營者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字節跳動”)、北京微播視界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微播視界”)起訴至法院,理由是涉嫌不正當競爭;隨后,“抖音”回應,“已對騰訊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提出訴訟”。
                                                沒有許可證不能在網上傳播視聽節目
                                                微信發布的“禁鏈公告”中稱,“外部鏈接在沒有取得信息網絡傳播視聽許可證等法定證照的前提下,不得以任何形式傳播含有視聽節目的內容”。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許可證究竟是什么?我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管理規定明確,從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應當依照本規定取得廣播電影電視主管部門頒發的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或履行備案手續。未按照本規定取得廣播電影電視主管部門頒發的許可證或履行備案手續,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從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未持許可證的單位不得為個人提供上載傳播視聽節目服務。通俗來說,互聯網視聽節目許可證就是在互聯網傳播視聽節目的通行證,沒有取證,就不能在互聯網上傳播視聽節目。
                                                據悉,“抖音”所屬的“微播視界”本身并不持有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其母公司“字節跳動”是通過收購運城陽光文化傳媒公司而擁有該許可證的。正常來講,持有許可證的主體應該和APP主體的運營方相匹配,否則可能存在牌照借用的法律風險。但是目前該許可證已處于停發狀態,之前已合法獲批許可證的單位有500多家,其他公司只能通過收購等方式來間接獲取許可證。這種方式在具體使用中存在一些不便,比如短視頻需要上傳到牌照持有者的域名下,觀看時顯示的域名也為該網站。事實上,互聯網領域的發展速度一直是領先于監管速度,在短視頻領域,雖然目前市面上多個平臺的運營主體未持有該許可證,但監管部門尚未出具明確的限制指令。
                                                “禁鏈公告”涉嫌“壟斷”?
                                                按照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管理規定的要求,任何單位不得向未持有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或備案的單位提供與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有關的代收費及信號傳輸、服務器托管等金融和技術服務。騰訊本身是持有許可證的,其不向未持證單位提供通過微信傳播視聽節目的服務,是符合上述規定要求的。但是,在監管部門沒有明確限制指令的情況下,騰訊作為經營主體以發布公告的形式禁止外鏈,被某些主體指責為限制對手的不正當競爭,甚至還有人認為其構成了壟斷行為。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規定,具有市場支配地位的經營者,不得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競爭。判斷一種行為是否構成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壟斷行為,主要看三個方面:一是界定相關市場;二是判斷該經營者在相關市場中是否具有支配地位;三是判斷其行為的正當性。
                                                首先,反壟斷法所稱的相關市場,是指經營者在一定時期內就特定商品或者服務(以下統稱商品)進行競爭的商品范圍和地域范圍。微信作為一個網絡社交平臺,還兼備新聞、游戲、支付、分享等多種功能,很難界定其究竟屬于哪個商品市場和地域市場,是否包含“抖音”等平臺的短視頻分享服務。而“抖音”雖然是短視頻分享平臺,但用戶也可以評論、關注,在某種意義上說也具有一定的社交功能。其實,業內一般認為騰訊早在2013年就推出的“微視”才是短視頻領域的競爭項目,但該項目發展較為緩慢,還一度暫停。因此,雙方在是否構成相關市場方面仍存在較多疑問。
                                                其次,反壟斷法所稱的市場支配地位,是指經營者在相關市場內具有能夠控制商品價格、數量或者其他交易條件,或者能夠阻礙、影響其他經營者進入相關市場能力的市場地位。某一經營者占相關市場份額達到二分之一的,可以推定其具有市場支配地位。據極光大數據于今年4月公布的《2018年Q1移動互聯網行業數據研究報告》中統計,微信在移動互聯網領域的滲透率達到86.4%,微信用戶幾乎等同于移動互聯網用戶。但是“微視”作為短視頻平臺,用戶僅有約500萬,相比快手、抖音等億級以上的用戶體量來說,很難說具有支配地位。
                                                最后,關于屏蔽外鏈行為本身的正當性,微信官方公告中給出的理由是“保障用戶隱私安全,優化微信外部鏈接體驗”;在屏蔽部分外部鏈接時,微信的理由是“誘導分享”。什么樣的分享構成“誘導”,是否“誘導分享”必然會侵犯用戶權益,目前尚無公認的標準可循。如果說騰訊自己制定一些標準來認定某些鏈接構成“誘導分享”,而另一些不構成,對外鏈實施差別待遇,則其做法的正當性確實值得探討。至于騰訊是否存在差別待遇,則需要進一步舉證證明。
                                                禁止外鏈涉嫌“不正當競爭”?
                                                “抖音”訴稱,騰訊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按照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二條規定,經營者利用網絡從事生產經營活動,應當遵守本法的各項規定。經營者不得利用技術手段,通過影響用戶選擇或者其他方式,實施下列妨礙、破壞其他經營者合法提供的網絡產品或者服務正常運行的行為。其中第三款規定:惡意對其他經營者合法提供的網絡產品或者服務實施不兼容。
                                                結合上述法律規定,微信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一方面看其禁止的外鏈是否屬于合法提供的網絡產品或者服務,另一方面則要考察微信的禁止是否存在惡意。
                                                在外鏈的合法性方面,前文已經提到,沒有取得互聯網視聽節目許可證的主體不能在互聯網上傳播視聽節目。按照規定的字面解釋,短視頻也應當屬于視聽節目的一種,因此提供短視頻分享服務的平臺,也應取得許可證。但微信并非監管部門,在監管部門目前尚未明確限制指令的情況下,微信作為互聯網經營者直接通過發布公告的方式禁止無證外鏈,存在一定的越俎代庖嫌疑。
                                                在是否具有主觀惡意方面,現僅憑一則公告很難判斷。值得注意的是,在“禁鏈公告”發布三天后的5月21日,微信又宣布刪除上述公告第二條,不再禁止傳播沒有取得許可證的視聽節目的外部鏈接。即該公告的內容尚未實施,對其他網絡服務提供者并未造成實際影響。(作者單位: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
                                                置頂
                                                ?2018 京ICP備17002120號-2
                                                数学家破解11选5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