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資訊   >   中國銀河證券股份有限公司   >   新聞正文

                                                太平基金不太平的夏天

                                                來源: 中國經濟網 2018-06-07 報道
                                                2018年上半年,債券市場黑天鵝頻出,踩雷違約債對簿公堂的案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日,一則中級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書引起了北京商報記者的注意,太平基金在去年6月與銀河證券達成了4筆債券質押式回購交易,因所涉債券違約,并且回購方未到期償付本息,太平基金將回購方銀河證券告上法庭,涉及1.45億元本息,案件最終以駁回銀河證券指責回購協議無效而告終。然而對于太平基金來說,這場風波并沒有因為這紙裁定書而塵埃落定,之后公司一系列人員調整也引發市場浮想聯翩。從公司自身發展情況看,太平基金長久以來憑借2只貨幣基金苦撐規模,主動管理投研實力也受到質疑。
                                                債券質押回購陷扯皮
                                                去年6月,太平基金與銀河證券達成了4筆債券質押式回購交易,在回購到期后發生違約,因此4筆債券質押式回購交易合計1.45億元的本息無法到期按時償付。無奈之下,太平基金將回購方銀河證券送上被告席。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債券質押式回購協議達成的時間為2017年6月9日至2017年6月27日。今年1月,太平基金向法院提請仲裁,要求銀河證券償還4筆回購交易項下融資款共計1.4467億元,償還融資利息共計39.8萬元,本息合計約1.45億元,并自4筆回購交易到期結算日起分別按日計算償付補息及罰款。
                                                然而,對于太平基金的指控,銀河證券方面并不服氣,請求法院裁定太平基金2016年10月14日簽署的《上海證券交易所債券質押式協議回購交易主協議》(以下簡稱《主協議》)中的仲裁條款無效。具體理由如下,首先是《主協議》中僅有太平基金蓋章,銀河證券并沒有蓋章,也就是說雙方并未實際簽署該協議,也未就將爭議提交仲裁一事達成合意。其次,所涉交易實際為銀行證券的經紀業務,涉案回購交易是易禾水星委托給銀河金匯證券資產管理有限公司通過銀河證券提供的通道業務,因此,真實的正回購方實為易禾水星,太平基金對此也是明知的,銀河證券只是提供了交易通道,并非實體交易中回購雙方的任何一方。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銀河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涉及仲裁公告》中也指出,太平基金無法就處置方案與所涉產品易禾水星109號委托人協商達成一致提請仲裁。由此不難看出,太平基金之所以陷入這起違約債券質押回購的扯皮官司,主要原因在于銀河證券、易禾水星都不愿意承擔正回購的責任,銀河證券認為自己是通道方,易禾水星也沒有和太平基金就處置方案達成一致。
                                                不過,太平基金反駁稱,銀河證券簽署了《主協議》,故銀河證券應受到相應約束。同時成交數據顯示,正、逆回購雙方直接指明是銀河證券和太平基金,對于銀河證券所述實際交易主體是其他公司太平基金并不知情。今年4月17日,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對此案進行了裁定,案件最終以法院駁回銀河證券申請,太平基金勝利而告終。
                                                但是,這起涉及1.45億元的債券質押式回購交易,最終賠付責任由誰來承擔,是銀河證券、太平基金還是私募易禾水星目前尚無定論。太平基金相關負責人也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本案的仲裁程序正在進行中。根據仲裁法的相關規定,現階段公司不便披露,以免影響仲裁庭的審理。
                                                所謂質押式回購,是交易雙方以債券為權利質押所進行的短期資金融通業務,在質押式回購交易中,資金融入方(正回購方)在將債券出質給資金融出方(逆回購方)融入資金的同時,雙方約定在將來某一日期由正回購方向逆回購方返還本金和按約定回購利率計算的利息,逆回購方向正回購方返還原出質債券。
                                                高管基金經理離職引猜想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太平基金陷入債券質押式回購交易糾紛期間,公司也發生了一系列高管人員、基金經理人事變動,由此也引發市場人士將人事變動與這起債券質押式回購交易糾紛事件聯系起來。
                                                今年5月12日,太平基金發布了高管離職公告,公司總經理宋小龍因“個人原因”離職,空缺暫由董事長湯海濤代任。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宋小龍離職早有跡象,今年3月,該公司披露的產品招募說明書中,宋小龍的名字就從太平基金投資決策委員會主席崗位上消失,并且也不在公司投資決策委員會名單中。
                                                除了總經理職位變動外,引人關注的還有太平日日鑫貨幣基金經理的變動,2017年12月該基金經理翁錫赟卸任離職,好買基金顯示,翁錫赟還曾兼任太平基金固定收益部總監,是公司投資決策委員會成員。今年3月同翁錫赟一起共同管理該貨幣基金得另一位基金經理吳素涵,也因“個人原因”離任。也就是說,管理該貨幣基金的兩位基金經理全部離任。3月,該貨幣基金的招募說明書(更新)顯示,原公司投資決策委員會委員翁錫赟、吳素涵不再出現在公司投資決策委員會名單中。
                                                有市場人士猜測,太平日日鑫貨幣市場基金經理、太平基金固定收益總監以及近期原總經理宋小龍的離職恐和太平基金陷入債券質押回購糾紛引發虧損風險不無關系。對此,太平基金相關負責人表示,宋小龍因個人原因離職,在擔任太平基金總經理期間,宋小龍為公司做出了積極的貢獻,宋小龍離任并未對公司的正常經營造成任何不利影響。基金經理變動的原因也已公告為準。
                                                按照業內人士的猜測,此次,債券質押式回購出現違約,踩雷的標的債券很有可能是“16億陽”。據悉,億陽信通2016年11月2日公告顯示,億陽信通大股東億陽集團將億陽信通的5.85%股份質押給北京易禾水星投資有限公司,用于資金周轉需要。當時,億陽集團質押的股份數就已占該公司持有股份總數的99%。質押時,億陽信通股價在15元左右,2018年初該股復牌后連續15個跌停,隨后繼續震蕩下跌,目前股價只有2.85元。今年1月27日,債券16億陽01宣布發生實質性違約,不過早在去年10月,億陽集團就已陷入債務問題。
                                                非貨基規模難突破
                                                除了身陷債券質押式回購交易糾紛外,太平基金近幾年的發展也并不理想。資料顯示,太平基金(原中原英石基金)于2013年1月23日成立。最初的中原英石基金的股東結構為中原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出資占比51%,安石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出資占49%。中原英石基金創立之初,公司公募業務資產規模發展滯緩,直到2016年7月,太平資產對中原英石基金進行了66%股權的收購。2016年8月23日,新晉保險系基金公司中原英石基金正式更名為太平基金。這也是保險公司首次通過并購方式控股一家公募基金公司。煥然一新的太平基金,也讓業界充滿期待,不過,太平基金近兩年的發展仍不盡如人意。
                                                2016年9月底之前,中原英石資產規模維持在0.1億元左右低位,即使是在2015年的大牛市行情中,彼時的中原英石基金也沒能借勢做大公司規模,直到2016年四季度,太平資產收購中原英石,更名為太平基金后,憑借2016年11月發行的“太平日日金貨幣基金”,太平基金規模激增至151.65億元,新股東的優勢不容小覷。
                                                然而,2017年一季度末,“太平日日金貨幣基金”份額縮水64.72億份,天天基金數據顯示,該公司去年一季度末規模縮水至87.31億元。同年二季度,由于這只基金B份額新增39.51億份,去年年中公司規模再度飆漲至166.78億元。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太平基金規模為117.95億元。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太平基金資產規模的增減取決于旗下貨幣基金份額的貢獻。截至目前,太平基金僅靠“太平日日金”、“太平日日鑫”2只貨幣基金撐起百億規模。同花順iFinD數據顯示,截至一季度末,2只貨幣基金規模為100.28億元,占比整體超八成。若按照基金公司非貨幣規模數據來看,太平基金截至今年一季度末的規模僅有17.67億元,在123家基金管理人中排名第95位。從公司產品線布局來看,目前太平基金旗下除了“太平日日金”、“太平日日鑫”2只貨幣基金,還有2只偏股混合型基金,“太平靈活配置”和“太平改革紅利精選”。
                                                公司業務發展過程中,太平基金權益類產品短板日益凸顯,同花順iFinD數據顯示,截至6月4日,今年以來,太平改革紅利精選業績虧損幅度超10%,年內以10.16%的收益率墊底公司業績排行榜,另一只偏股基金太平靈活配置收益率虧損1.73%。將時間維度拉長至三年期,太平靈活配置近三年收益率虧損48.46%,低于同期偏股混合型基金平均業績基準超35個百分點。
                                                太平基金偏股產業投研能力不盡如人意,遭遇投資者用腳投票。同花順iFinD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太平靈活配置”、“太平改革紅利精選”份額分別減少174萬份、6698萬份。太平基金市場部人士表示,未來公司將持續秉承保險系公募基金穩健的投資風格,理性看待市場的投資機會。目前市場整體處于信心逐步修復階段,工業生產保持較好的增長韌性,二三線城市消費持續復蘇,經濟總體運行平穩。未來一段時間內,將適當關注二季度宏觀數據及利率走勢變化。從結構上看,擴大內需、自主創新等方向可予以關注。
                                                北京商報記者 王晗/文 賈叢叢/制表
                                                (責任編輯:康博)
                                                財經關鍵詞更多>>


                                                車貸平臺小灰熊金服暫停運營


                                                國稅總局嚴查明星陰陽合同


                                                融創拿下萬達商業4%股份

                                                置頂
                                                ?2018 京ICP備17002120號-2
                                                数学家破解11选5骗局